韩式1.5分彩 > 经济风云 >


两次朝鲜核问题的来龙去脉

作者:吕加平

一、朝鲜核问题危机
在美国的“邪恶轴心”和“无赖国家”名单上公开列出的有7个国家,它们是加勒比海上的古巴,中东海湾地区的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北部非洲的利比亚、苏丹和东亚的朝鲜。对于美国来说,古巴、苏丹、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因为实力、影响力比伊拉克、朝鲜相对更弱一些,所以比较容易对付,而拥有核生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好战反美的伊拉克和朝鲜则具有极大威胁性。现在美国在打伊战争中已经彻底打败和占领了伊拉克,萨达姆专制政权这个“邪恶轴心”已不复存在,由于打伊战争迅速胜利的巨大震慑,处境更加不利的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也变得更容易对付,剩下的心头大患就首推朝鲜了。

在这次打伊战争前,各国舆论就已纷纷议论猜测美国在打伊以后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朝鲜,一旦打伊取胜,它就会转兵东向,对朝动武。而美国之所以要想打朝鲜,与朝对美的强硬核逼迫政策有关。

1990年,美国根据卫星照片发现已经加入《核不扩散条约》的朝鲜有开发核武器迹象,认为朝到90年代中期可能拥有核武器,于是在1993年通过国际原子能组织(IAEA)要对朝核设施进行“特别检查”。朝强烈反对,美即加大了对朝的军事压力,朝则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1993年6月,美朝代表在纽约举行自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以来的首次高级会谈,并达成如下协议:美国帮助朝鲜改造核设施以缓解朝的电力供应问题,朝则暂不退出《核不扩散条约》。1994年4月,美指责朝不能与IAEA充分合作,取消了美朝会谈,并恢复美韩“协作精神”军演。朝则针锋相对,宣布不再接受IAEA检查,并扬言仍要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同时又私自更换反应堆核燃料棒。朝的违约行为与IAEA发生激烈对抗,遂使半岛局势再度恶化,IAEA宣布中止对朝的民用核技术援助,朝再次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6月15日,美要求联合国对朝制裁,朝则宣称“制裁则意味著宣战”,并威胁要将汉城变成“一片火海”。美国反应强烈,准备立即向韩大举增兵,以武对武。就在这仅差一天就会使局势不可逆转之时,美前总统卡特经克林顿总统同意前往平壤同金日成会谈,终使一触即发的危机得到解决,促成美朝于7月初重开谈判。10月21日,双方签订了核框架协议,第一次朝鲜核问题危机就此结束。金日成由于对此成果过于兴奋激动而“喜极伤心”,促使心脏病突发而突然辞世,其子金正日继接父位而成为朝鲜金家新君。 美朝签署的这个核框架协议明确规定朝鲜放弃核计划。作为交换,美国负责帮助朝鲜修建两座核电站,在核电站发电前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作为取暖发电燃料。但是在8年之后的2002年10月13日,朝鲜副外相姜锡柱在平壤与美国总统特使、助理国务卿凯利谈判时宣布,朝鲜已经恢复了秘密核计划,拥有了核武器。而在此之前的1998年8月31日,朝鲜用射程1600公里的“大浦洞-1”型火箭进行了卫星发射,朝又正在研制射程3000公里以上的“大浦洞-2”和“劳动”型导弹,证明朝已具备核武器的投掷能力。而朝鲜目前已储存有神经性等毒剂约2500至5000吨,还拥有炭疽菌等生化武器的培养和生产能力,并具备多种投放生化武器的手段。300-500公里射程的短程导弹也数量庞大,且每年增加100-150枚,已足以覆盖韩国全境。朝所具有的这些核生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韩日美的威胁极为巨大和危险。与此同时,姜锡柱以此核生化武器为实力后盾,向美方提出了停止发展核武器的三大条件,即美国不进攻朝鲜,与朝签订互不侵犯的和平条约,和承认朝鲜现有的经济体制。 凯利听后大惊失色,他立即指责朝鲜未履行朝美核框架协议,一直在私自进行高浓缩铀的核开发,要求朝方立即予以停止。而美国情报部门早在数年前就发现朝自1996年起每年都从他国引进核物质和核技术,2001年和2002年这两年又特别集中,美情报机构还获得了朝为此付款的帐单。这次凯利来朝就是要以这些证据追究朝的违约责任。

但是朝方不仅承认自己已有核武器,而且态度强硬地表示朝有权拥有核武器,也有权拥有更强大的武器即生化武器,并要求同美国进行一对一的谈判解决问题。凯利当即拒绝,美国政府在他回国10天后对外宣布了此事。

消息一出,世界震惊,舆论哗然。美国认为朝鲜出尔反尔,大耍无赖,毫无信誉可言,明显地带有核讹诈性质。既然达成的协议都可以不算数,也就拒绝了同朝进行任何对话和交易,并在11月14日宣布从12月份停止对朝供油,从而导致了朝核问题危机在近十年后的第二次爆发。

朝鲜方面以硬相对,它以美国中止供油违约为由,宣布不再受核框架协议的约束,并在11月17日的广播中首次向世界公开宣告朝鲜“已开始拥有核武器和其他威力强大的武器”即生化武器。12月12日,朝又宣布解除核冻结,立即重新启用核设施。10天以后,朝开始拆除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宁边反应堆架设的监督设备。又仅过了4天,朝为核反应堆填装日后可以提炼制造原子弹原料的新的核燃料棒,并驱逐联合国监察人员,限令他们在12月31日前离境。2003年1月6日,朝中社称,如果美对朝核基地动武,美将面临毁灭性报复。同时警告说:“任何针对朝鲜的制裁决定都将被视为对朝宣战。”4天以后,即1月10日,朝又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使核危机升级。接著,2月17日,朝声称美国如果通过军事手段对朝进行封锁,朝就退出《朝鲜停战协定》,使朝与美韩重新回到战争状态。3天后,朝飞机越过北方线进入非军事区。仅过4天,即2月24日,朝发射了100公里的短程导弹,向美韩施压;3月10日,朝再次发射中程导弹,落在距日本海岸仅110公里的日本海里,引起日本一片恐慌。4月18日,朝外务省又宣布说:“我们正对8000多根使用过的燃料棒成功地进行了最后的再处理”。而根据1994年朝美核框架协议,朝方应将这些乏燃料棒封存保管,朝违约对其进行后处理后,从中可以提取用于制造大约2至4枚核武器的钸。而美国政府认为,在1994年核框架协议签署后朝就已生产了1至2枚核武器,因此朝方的这个宣布,更使美日韩感到震惊和可怕。

二、美国的硬软两手

对于朝鲜这种加速升级的核强硬态度,美国采取了硬软并举的对策。硬的表现是,美国朝野都认为朝鲜这是在玩弄核讹诈伎俩,是一种无赖行为,因此对朝鲜非常厌恶。布什视金正日同萨达姆,甚至觉得比萨达姆更邪恶无赖,更加危险。如果朝鲜掌握了导弹核武器和拥有大量生化武器,而且还出口核技术,进行核扩散,使核问题进一步恶化,美国就要打掉朝的核设施和金正日政权。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更是又气又急,发出“不惜(对伊拉克和朝鲜)同时打两场战争”的威胁。于是,美国在发动打伊战争前的半个月,即3月4日,将24架B-1和B-52战略轰炸机调往太平洋关岛基地驻防,增强亚太军事实力,并拟成立东北亚司令部,以便做好打伊后对付朝鲜的准备。3月8日,美韩军队又在军事分界线附近的京畿道进行联合渡江军事演习,目的是为了提高美韩军队应对突发事件时的作战能力;3月12日,美宣布将恢复在朝东部海域展开电子侦察。过了3天,即在发动打伊战争前5天的3月15日,美排位第三的核动力航母“卡尔文森”号驶抵釜山,准备参加19日至26日举行的“RSOI”联合增援军演,演练一旦朝鲜半岛发生突发事件时为美军能够紧急增援69万名兵力作准备。与此同时,为了能对朝鲜核设施、重要军事经济目标和首脑指挥中心实施毁灭性轰炸,又将F-117隐形战斗机调往韩国,飞抵韩西部的群山空军基地。而这次打伊战争在4月16日刚刚结束,美国防部官员就迫不急待地在4月19日宣称:“华盛顿将会考虑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并已制定好了打朝战争的作战计划。根据美国方面估计,如果这场美朝全面战争真的发生,可能会导致100万人丧生,并在该地区造成外交和经济上的混乱局面(见4月21日《参考消息》报第二版“如越红线美将行动”的报道)。

美国软的表现是,当11月17日朝鲜公开宣布已拥有核武器和生化武器时,美国一方面认为朝鲜比伊拉克更危险而拒绝继续与朝对话,另一方面却也放出空气,希望朝鲜放弃发展核武计划,不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回到核框架协议上来,通过和平外交途径解决朝鲜核危机。为此,布什总统在同一天发表的声明中表示,美国无意侵犯朝鲜,没有攻打朝鲜的计划,如果朝鲜在核问题上采取断然放弃的根本性措施,美国也准备采取相应的重要措施。布什的讲话实际上是在给朝鲜搭一个可以放弃核计划、改善朝美关系的台阶。11月18日,国务卿鲍威尔也把朝鲜说成是一个主权国家,以此表明美国对朝要求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善意反应。对于朝方要求与美单独谈判,美国则主张举行与此事有利害关系的朝、美、韩、中、日、俄6国的“六方会谈”。以后,布什总统和鲍威尔国务卿等又曾多次公开表态,要求朝先放弃核计划,然后再同朝对话,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甚至还提出了由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加上朝、韩、日、澳、欧盟进行协商的“5+5”方案。

然而,美国的这一切和平建议均遭朝方明确拒绝,但美国并不气馁,在加紧准备对朝动武的同时仍不放弃能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危机的机会。2003年2月23日至24日,鲍威尔国务卿访华时向当时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请求,希望中国出面向朝鲜转达美国希望举行多方会谈的意愿。3月8日,中国派特使前往朝鲜,向金正日提出了由朝、美、中三国在北京举行“三方会谈”的方案。朝鲜方面权衡再三,在中国的劝说之下,终于接受了中国的建设性意见,于是中国通知了美国。美国得知后喜出望外,并征得韩国方面同意,准备到北京与会。可是朝方却迟迟没有行动,直到美国打伊战争已胜利在望时,朝鲜外务省才在4月12日正式表态:“如果美国有意为解决核问题而大胆转变对朝政策,朝鲜将不会拘泥于(旨在解决问题)对话的形式”(见4月14日《参考消息》报)。至此,“三方谈判”正式促成,美国软的一手在中国的鼎力相助下获得进展。

三、朝、美、中的“三方会谈”

在胡锦涛努力推动下中国首次主动大胆采取步骤解决世界上的严重冲突,在美朝危险僵局中搭桥,对促成“三方会谈”发挥了中心作用。而朝、美、中三国代表汇聚北京进行会谈,是自1953年7月签订《朝鲜停战协定》50年以来的第一次,实属不易之举,使世界各国都对此次会谈能成功解决朝鲜核问题抱有很大希望。布什总统在4月13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曾两度强调在解决朝鲜核问题上“美国一直主张必须实行多方协商予以解决”。布什说:“我韩式1.5分彩开奖结果认为,通过外交途径可以解决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问题。对此,我充满希望。” 他表示:“中国、韩国都同意朝鲜半岛必须实行无核化,这里存在著共同利害关系。”

朝鲜过去始终坚持朝美双边会谈而拒绝美国的多方会谈主张,现在却一改初衷转而接受中国提出的三方会谈方案。舆论认为,这是因为由于中国等国的反对,安理会没有通过谴责朝鲜违约进行核开发的决议,使朝感到举行多边会谈是避免联合国制裁的有效途径。再者,美国打伊战争取得速胜,不仅增强了在朝鲜核问题上的协商力,而且增强了在东北亚地区对盟国的影响力。通过这场战争,也使朝鲜看到了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反对而敢于绕过联合国独自行动的强硬态度,以及美军绝对优势的军事实力,所以在中国的劝说下朝只得改变态度,避免加剧与美对抗,引来战争而重蹈萨达姆覆灭之辙。

4月23日上午,“三方会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美国代表态度强硬地表示不能接受朝鲜违约进行核开发,坚持要求朝解除这项核计划,废除两个主要的核武器项目,销毁核设施;朝方则强调,如果美国放弃敌视朝鲜政策,朝方愿意采取消除美国在核问题上忧虑的行动;中国则表明了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确保朝鲜半岛无核化的主张,中国这个主张与美国对朝要求相一致。

四、会谈不欢而散

然而在“三方会谈”以外,美国“鹰派”却在进行谋求推翻朝鲜政权的积极活动。美五角大楼制定了更换朝鲜政权的备忘录,反对通过会谈解决朝核问题,而且还拟定了打朝军事计划:一旦国际社会说服朝鲜放弃核计划的外交努力失败,或朝成功地从核燃料棒中提取核武器原料,美国就对朝展开外科手术式的攻击,轰炸位于宁边的核反应堆,将其摘除,同时炸毁朝军隐藏在38线附近山区可以直射汉城和其他韩国城市的4000门重型大炮。在“三方会谈”的前一天,驻韩美军司令利昂拉波特将军称:平壤对全球稳定构成了多种威胁。

朝鲜方面对美国“鹰派”大加抨击,朝中社在三方会谈开始的当天说:“朝鲜半岛的局势如此紧张,韩式1.5分彩走势图美国的举动随时可能引发战争。”“伊拉克战争表明,一个国家要想保护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拥有强大的军事威慑力量”,表示决不屈服于美国的战争压力而执意要搞核生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美对抗下去的决心(见4月25日《参考消息》报)。

对于美国“鹰派”的打朝倒金企图,鲍威尔立即解释说:“关于推翻朝鲜政权一事,根本没有进入总统议题。总统的立场很明确,就是力求外交和平解决。”

可是也就在三方会谈的第一天,朝鲜方面突然采取了一个非常之举而令与会者大吃一惊。当天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毅举行晚宴,席间,朝鲜代表团团长李根突然把美国代表团团长凯利请出宴会厅,在走廊一角以咄咄逼人之态对他说:“我们拥有核武器,但不能废除。是求证还是转移,完全在于你们。”凯利立即表态说,美国无法接受朝鲜的立场,如果朝鲜不抛弃核武器的话,一切将无从谈起。中方代表团团长女外交官傅莹在继续会谈时则再次重申朝鲜半岛必须实现无核化的立场。当晚的会谈就此陷入僵局。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得知此事后,马上要求凯利拒绝与朝会谈。于是朝美代表在24、25日两天都没有见面,只分别与中方会谈。美方见无法再谈下去,便要求提前一天结束会议。凯利团长离开北京抵达汉城后说,朝方李根团长多次用英文或朝语表明朝鲜拥有核武器。鲍威尔就此向朝鲜发出强硬警告说,美国不会被吓倒,虽然将继续通过外交渠道处理朝鲜核问题,但不排除采取“任何可能的方案”,暗示美国可能会实行军事行动或经济制裁来进攻朝鲜和推翻金正日政权。而朝鲜在25日予以回应道,美方极力回避朝美双方应该谈论的本质问题,只是继续坚持其“先抛弃核”的老主张。于是,应开三天实开两天的“三方会谈”由于朝方李根团长的非常之举不欢而散,无果而终。

五、希望与危险

对于这次“三方会谈”,美国和朝鲜的各个邻国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朝拥有核武器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无形之中使美日韩中俄组成了一个反朝核的联合阵线而将朝置于孤立境地。舆论认为,朝鲜公开宣称拥有核武器和生化武器,出口核材料,或进行核试验,都可能促使美国对它采取军事行动。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不发生战争的情况下防止朝鲜半岛发生核竞赛危机。

其实,在这次北京的“三方会谈”中,朝鲜作出了让步姿态。朝方在会上指出:“美国有必要作出不侵犯我国的承诺,如果能够满足这个要求,我们将放弃开发核武器。”也就是朝方要求美国可以不与朝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只要作出不侵犯的承诺就可以了,这也是朝方给布什总统避开国会批准的一个方便。除此之外,朝鲜曾向美方提出了一份放弃核开发和导弹试验的一榄子计划,以换取美国、日韩大量经济援助及体制保证,获得大的实惠回报。尽管这种行为有核讹诈之嫌,却也为能够化解半岛核危机和战争危险带来了一线希望。

正因为这个原因,三方代表决定通过外交途径协调确定下次会谈协商的日期,美国期望中国能够继续扮演积极角色。白宫发言人弗莱舍在会议结束的当天说:布什总统“依然相信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加以解决”。“美国政府还没有决定要制裁朝鲜,但将就此征求其他国家的意见”。鲍威尔则称这次会谈“非常有益”,并且对朝鲜想以放弃核计划换取大回报的方案持确认态度。甚至对朝持强硬态度的“鹰派”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也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外交手段最终解决这场危机”。

然而,日本报纸预计,对下次会谈,美国将坚持要求日韩参加,如果朝鲜仍坚持在三国的框架下进行美朝对话,双方又将会发生对立。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尹永宽甚至怀疑朝鲜没有核武器,朝已拥有一、二枚原子弹只是朝鲜方面自己说的,并没有人去加以客观证实。如果朝鲜真的拥有核武器,则严重违背了包括“朝鲜半岛非核化南北共同宣言”在内的各种国际规范,这必然会引发对朝极为不利的严重后果(见4月25日至30日《参考消息》报)。遗憾的是朝鲜却就是敢于出尔反尔,违约食言,冒犯世界,视国际规则和协议为儿戏。

但是朝鲜这种像萨达姆那样老鼠玩猫、不讲信誉、顶风逆行的行为如果不思改变,继续下去,最终必然要承担被制裁甚至招来战争的巨大风险。在朝核问题上一贯采取软硬两手的美国除了力求和平解决外,也在加大武力解决的力度。鲍威尔在4月28日还称赞这次三方会谈“非常有益”,并确认朝鲜的建议,刚过一天,即4月29日,却又改口说平壤上周提出的愿意以放弃核和导弹计划换取在经济和外交上得到巨大好处的建议“是走错了方向”。而美国政府也已拒绝了朝鲜的这一建议。布什总统一边说要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一边却又谴责朝鲜又在玩弄“核敲诈老把戏”,正召集手下大员商讨要价更高的迫朝就范对策,甚至精心谋划如何软硬兼施、以强硬为主地制服甚至消灭封建式父传子的金正日专制政权的奇招,“鹰派”的主战势头已越来越强劲。而且美国为了对付不断升级的朝鲜核紧张局势而要决定对朝实行海上封锁时,很希望日本加入进来给予合作(见5月1日《参考消息》报)。

作为回应,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寿宪在4月30日访英时一方面重申在北京三方会谈时的建议:如果得到安全保证,朝鲜就不研制或生产核武器,还将拆除其核武器设施,并允许国际检查人员进行核查;另一方面却又拒绝证明朝鲜拥有核武器。而朝中社则强烈暗示朝鲜已经部署了核武器,并谴责美国“卑鄙地”攻击朝鲜,说美国应该率先放弃核计划,然后“才轮到北朝鲜这样一个小国”。对于朝鲜这种既软又硬的态度,英国则表示,朝鲜必须明确承诺解除武装,否则就会面临经济制裁(4月30日《参考消息》报第2版),而美国“鹰派”早就在作打朝倒金战争的准备而摩拳擦掌了。

看来,金正日像萨达姆那样仍在继续搞老鼠玩猫的讹诈游戏,甚至认为美国和韩日因不敢与朝同归于尽而必会让步,不敢制裁,不敢真打;或者以为自己的“人质”战略和利用他国弱点的优势很大,在大国矛盾中游刃有余,即使要打,凭自己可观的军事实力和强大的突袭能力也能打赢。可是这个估计可能又会像萨达姆那样是一种高估自己低估美日韩的错误判断。一旦依仗打伊倒萨大胜之雄威、又做好了一切战争准备的美日韩,采取更新的战法和威力更大的武器,真的发动速战速决的打朝倒金战争,看似难啃的金正日政权也许真会抵挡不住而重蹈萨达姆政权的复辙,迅速崩溃瓦解,灰飞烟灭。而此事如果真的发生,也就创造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是自己和平演变,而是第一次被外部民主强敌用武力打败而灭亡的首例奇迹。而这可能也是当今时代国内民主与专制的矛盾高于国际民族矛盾、民主人权高于政权强权的世界民主化潮流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是如果不自行提前主动改变专制体制就任何人都救不了的必然结果。

((2003年5月2日))写于北京香山普安店

——原载吕加平个人主页: http://kk8259.39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