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帖文 >


《红楼梦》第一个出场的小女孩为何被咒骂?
傅波

《红楼梦》第一回,癞头僧看见甄士隐抱着三岁的女儿小英莲,便大哭起来,又向士隐道:"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

这是一句狠毒的骂人话,第一,人是高贵的生灵,在日常生活中,绝对不能称之为“物”,只有在激愤的时候才骂的出口,骂这个人“不是个物”比骂这个人“不是个人”在程度上还要厉害一些。类似这样的话,如茗烟大骂:“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努尔哈赤建立的“金”为“清”的前身)?”焦大骂的:“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牲畜来”,王熙凤骂的:“无法无天的忘八羔子! ”平儿骂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还有“野驴子”等等,都是骂“人”为“物”的例句。第二,这里的“累及爹娘”比骂“人”为“物”更为过分,笔者认为:“累及爹娘”不能仅仅限于其父亲甄士隐、母亲封氏,联系到下面长长的一段批注,分明是在骂英莲这个无辜的小姑娘是大家的“儿子(女儿)”,是所有明朝百姓的“儿子”,因为这个不孝的“儿子”,造成了天翻地覆、改朝换代的混乱局面,累及了无数个汉族家庭遭此劫难。为反对清朝统治,为抗击清军南下,有多少人头落地?

这一大段批注原文为:“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见得裙钗尚遭逢此数,况天下之男子乎?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定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及今不尽,况今之草芥乎?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如果说《红楼梦》原文中政治倾向最为露骨的一段是宝玉纵论“耶律雄奴”,那么,在批注中政治倾向最为明显的就是这一段。你看看,屈死的多少英雄?多少忠臣孝子?多少仁人志士?多少词客骚人?说的是“国”还是“韩式1.5分彩开奖结果家”?无论甄家还是贾家,你能装的下英雄豪杰、忠臣孝子、仁人志士、词客骚人?英雄是对民族而言,忠臣是对皇家而言,仁人志士是对社会而言,词客骚人更为文坛巨匠(《红楼梦》创作人员即为此类),这还不是“国”吗?“多少”就是“无数”,记得当年背诵毛主席语录:“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使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虽然时代不同不能简单类比,但倒推到清初,《红楼梦》的作者、编修者、批注者的创作心里,想必也应当是非常难过的!

那么,问题出来了,这四类(非文大期间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社会精英、社会栋梁之材为什么会大批“屈死”呢?落到前面的文字上,就是因为这个“有命无运”的人“累及父母”,她(他)怎样累及了明朝百姓这个“父母”群体呢?答案就是:没有她(他),夷族就不能入主中原,社会就不能动荡,百姓就能维持平静的生活,那四类社会精英就不会死者无数!。

这样一个极为关键的人物影射的会是谁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回答:谁为清军铁骑顺利入关创造了机会?换句话说:造成满族入主中原的那个“有命无运”的罪魁祸首是谁?

这个“有命无运”的“命”,恐怕非平常之“命”,不是两人长时间不见的问候,“提拔到处级了吧?”“没!我哪有那个命啊!”这个命当是大富大贵的“命”,是位至极品的“命”。没有这个“命”也不会成为关键性人物和起决定性作用的罪魁祸首。

明朝末年,虽然边关吃紧,但自努尔哈赤建立政权28年间(1616——1644),八旗军队也只是从北面有过入关骚扰的行动,山海关一带的防线还是比较坚固的。如果不是李自成推翻大明王朝建立“大顺”政权,清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问鼎北京。李自成当了大顺朝的皇上,真命天子,贵为九五之尊,只可惜时间太短,1644年3月19日进入北京,4月26日逃出北京,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谓是“有命无运”。探春说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的也是这个理儿。
韩式1.5分彩走势图
说到这里,甄士隐怀抱的那个女孩是指李自成吗?脂批中有一段话值得研究:“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见得裙钗尚遭逢此数,况天下之男子乎?”什么意思?闺阁,未婚女子的居室。这里说的是作者将此一把眼泪(一腔怨恨)浇在了小女孩身上,一个小女孩尚遭遇到此数劫难(明知咒骂对象冤枉的很),何况前朝的男子了?(男子要承担的恐怕是要流血、掉头)。看这话的意思是否可以理解为:作者是有意让英莲承担一个不是她的罪名?接着脂砚又批道:“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定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托言寓意之旨有更为重要的含义。

哎呀,说了半天,甄士隐怀抱的那个“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的小女孩是指谁啊?从书中英莲、香莲、秋莲名字变化及相应的诗赋来分析,很多人认为是指陈圆圆(1623——1695)。说起陈圆圆,吴梅村(我们认为是《红楼梦》一书的作者)《圆圆曲》最为著名:“痛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假如色艺双绝的陈圆圆就在苏州梨园演戏,假如陈圆圆嫁与冒襄,假如陈圆圆被田贵妃父田宏遇劫夺入京不遇吴三桂,假如崇祯与陈圆圆一见钟情,假如刘宗敏进北京不夺陈圆圆,或许吴三桂不能引清军入关。其实,李自成以吴三桂父亲为人质,吴三桂也表示愿降,已至滦州,听说陈圆圆事,急回山海关,联系多尔衮联合攻打北京。说陈圆圆“有命无运”,“命”是什么“命”呢?

总之,小英莲被咒骂的实在冤屈,但“有命无运,累及爹娘”这八个字和那段脂批又至关重要,不得不说,于是,英莲就成了替罪羔羊,代人受过而已。英莲作为第一个出场的女孩,与《红楼梦》一书相始终,有悲、有怨,有贾家欢聚,有薛家受气。有人说:英莲灾星命,从小被拐,甄家遭难,冯渊被打,薛家衰败。但是,这些能怨英莲吗?

对了,还有四句诗,太长了恐博友看不下去,下回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