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帖文 >


[转贴]赵匡胤的武略为何不及李煜的诗文?
作者:中天飞鸿

题记:武功显赫,政绩斐然的赵匡胤,千年后的今天,他的丰功伟业已过眼烟云;而惨遭史学家批判治国无能、昏庸懦弱的李煜,却留下脍炙人口永世传芳的伟大词作。究竟谁兴、谁亡,谁胜、谁败?谁在历史长河中长存?

宋太祖赵匡胤和南唐后主李煜是中国历史上两位著名人物,一个以武略见长,南征北战,所向披靡,无往不胜;一个以诗文为最,浅斟低唱,文采飞扬,无人能比。然而,赵匡胤武略却为何不及李煜诗文传世长久?即便在江南美女小周后的眼中,赵匡胤的武略也敌不过李煜的诗文,因而,赵匡胤的大宋王朝国母的位置难以撼动小周后对李煜的一往情深。

公元960年正月,北方后周的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出兵北汉的途中,在陈桥发动兵变,黄袍加身,回兵开封,取代了他的主子恭帝的皇位,成为北宋的开国皇帝。

赵匡胤面对的是一个相当困难的局面。许多事情需要协调处理,内部未稳:在外部,北方还有长期对立的政权北汉,以及支持北汉的辽国。南方则是复杂纷纭的诸侯十国。

立足不易,开拓更难,统一中国更不容易。但是,恰恰在困难的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宋太祖赵匡胤,施展其政治才能和远大抱负,以类似秦始皇对付六国的战略战术,逐一地消灭了数家对手,于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中完成了国家的统一。完成了与晋并三国、隋灭南朝有着不同特点的统一中国的事业。

公元963年,北宋连续出兵两湖,灭掉了荆南和湖南;公元965年又灭掉后蜀;公元971年灭掉南汉,据有岭南和广州地区。最后一个大的心腹之患就是李煜的南唐了。

北宋准备向南唐动手的时候,已经占有了中国的北部和西部地区。尤其是,四川一带久无战乱,天府之国,有着较好的经济基础,很快成为北宋的经济和军事基地。长江天堑的上游已为宋朝所有,这是赵匡胤明显的地位优势。

南唐是在取代了吴国之后建立的国家,历经三帝,共三十三年。南唐前期占据以金陵为中心的江南一带富庶地区,兴盛时兼有淮南、江东、江西、湖北以及湖南、浙江部分地域。南唐君主注重实行“与民休息”政策,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但是,其末代君主李煜稍富即安,无心政治,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起初,刚刚建立的北宋和南唐之间保持平稳往来的局面,因为宋太祖此时尚无暇顾及南唐。但其心目中决不允许这样一个临近自己、最富庶也最腐败的政权长久存在。“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宋太祖日夜都想着消灭南唐。

南唐方面十分了解形势和宋太祖的心态。他们对这位当年后周的将军心有余悸。知道南唐朝廷终究不为北宋所容,在强敌面前,南唐君主均采取的还是委曲求全、得过且过的策略。

公元960年,北宋建立当年的二月,南唐就和吴越同时派出使者,带上大批金银礼品,到开封对赵匡胤表示祝贺,为了表示尊从北方的皇帝,还特制了皇帝衣服、锦绣献给赵匡胤。

公元961年,南唐君主因病去世,后主李煜即位。李煜请求宋廷认可李皇帝称号,得到宋太祖许可。接着,李煜的大批金银和绢匹又送到开封进贡。

这是不平定基础上的表面的短暂的和平。宋廷也乐意做做样子。其间,宋太祖派使者去南唐参加李葬礼,还带了礼品表示存问。后来还为李煜的生日赐送礼物,并释放以前战争中俘虏的部分体弱的南朝人,并赠给南朝马匹、骆驼、牛羊等。

北宋乾德元年十一月,李煜进贡的礼物“银绢以万计”。乾德三年二月,南唐又进贡春节御衣、金银器皿、锦绮千件:五月,为庆祝宋廷文明殿建成,贡献白银万两。这些,都是南朝百姓的民脂民膏,进贡愈多,南朝国库就愈空虚,百姓愈痛苦。

开宝四年,李煜为讨好宋廷,上疏要求去掉国号,要宋廷对他直呼其名……不断有人报告李煜,宋朝正在荆州一带加紧打造巨型战舰,目标肯定是讨伐南唐。建议派人偷偷放火焚烧。李煜知道其中的厉害,几番犹豫,不敢动手。

然而,这一切屈辱和忍让,都无法改变宋廷对南唐的压力,无法改变赵匡胤既定的消灭南唐的政策。

徐铉是李煜的宠臣,颇有才学,平素以名臣自居,李煜派他去宋廷请求、游说。徐铉明知可能没有什么效果,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到了宋廷,面对赵匡胤,徐铉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诉说委曲求全的愿望和灭亡南唐无理:“李煜无罪,陛下师出无名。”赵匡胤让他把话说韩式1.5分彩开奖结果完,徐铉说:“煜以小事大,如子事父,未有过失,奈何见伐?”引经据典,滔滔千百言。宋太祖只是说了一句话:“既然比喻父子,难道父子能够是两家人吗?”徐铉竟无言以对。徐铉一再请求,说除武力征讨外其他方式都可以考虑接受,赵匡胤不再掩饰,当即回绝说:“不须多言!江南亦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耶!”赵匡胤底气十足,直爽得很,说出的是深入浅出的道理和惊天动地的语言,即使南唐没有什么过错,天无二日,国也不能二主。只有卧榻之侧寂静清爽,皇帝才能安眠。

接着,赵匡胤问李煜究竟有何才能。徐铉回答说,“秋水之篇,天下传颂。”赵匡胤只是淡淡一笑,说:“那只不过是落魄文人的惨淡文辞,不足一提。”徐铉则斗胆反问宋太祖,有什么名篇佳句可供欣赏。赵匡胤随口就说:“我当年贫寒时,从秦川回来,路过华山侧,醉卧道旁,正好月亮东升,做咏月诗一首,记得其中两句是:“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

一语惊四座,徐铉更是大为叹服:宋太祖气魄胸怀,确实与李煜不可同日而语。后来南唐国灭,徐铉和李煜一起被俘,解往开封。宋太祖严厉责问徐铉:“为什么你要死心塌地为李煜效劳,对抗朝廷?”徐铉从容回答说:“犬吠非其主。此其一耳:它尚多……”又说,“臣为江南大臣,国亡罪当死。不当问其他。”话语生动真诚,打动了宋太祖,叹道:“忠臣也。事我当如李氏。”宋太祖封徐铉为太子率更令,后又担任左散骑常侍,也算给自负而可爱的徐铉挽回一点面子。

公元974年,宋廷已经兵发江南,李煜竟然还源源不断地进贡了几万匹绢、皇帝御衣、金银器皿和金带。次年,宋军已经过江,两军已经接战,李煜还进贡白银五万两、绢五万匹乞求暂缓进攻。史载“金陵被围,自春徂冬,居民樵采绝路”,百姓砍柴采摘都难以通行,真不知大批贡品在战火纷飞中是怎样运送过去的。

屈从讨好,节节被动,从赵匡胤取得政权,到南唐灭亡,李煜不知向宋廷上贡多少次。每次都是金银万两,彩绢万匹,这些都是搜刮的百姓韩式1.5分彩走势图血汗。越输贡,越贫穷,越贫穷,越挨打,及到宋兵已经兵临城下,李煜还要向宋朝上贡以换取对方停止攻击。腐朽无能的南唐主李煜,就陷入这样一个纳贡-挨打-再纳贡-再挨打的怪圈,直至南唐的灭亡。

公元962年,即北宋建隆二年六月,李煜从去世的父亲手中接过皇位,也开启了这家短暂王朝的末日时代。于是,南唐后主李煜身兼诗词高手与昏庸皇帝二重性,成了下场凄惨而令人同情的亡国之君。

李煜,字重光,原名从嘉,是李璟的第六个儿子。史称李煜“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实际上,这分明不是掌权者的素质,而只是一名能书会画的文人而已。

江南相对安稳的社会生活,比较富足的物质条件和柔媚如画的风光,造就了一批风酥骨软的浪漫文人如冯延己、韩熙载等。作为南唐君主的李煜也在其中。以“韩熙载夜宴图”驰名的韩熙载,经常和李煜诗画酒宴,引为知己,李煜十分欣赏和信任韩熙载。不但拜韩熙载中书侍郎、勤政殿学士,还给其两个儿子以官位和封赏。

本来,李煜还要用韩熙载为相,但韩熙载是典型的享乐主义者。他放浪形骸,纸醉金迷于宴饮之中,“后房妓妾数十人,多出外舍私侍宾客,”过分和公开的腐烂生活,连李煜都觉得封赏有困难,只得知难而退。

作为君主,李煜的奢华风流,当然又在大臣之上,每逢七夕自己的生日,他都要用红白锦罗百匹,装设成天河月宫形状,歌舞达旦,一醉方休。李煜沉醉酒色,常常在倡优之家流连。醉后佯狂,曾经用笔在墙壁上写下大字:“浅斟低唱,偎红依翠大师,鸳鸯寺主,传风流教法”。可见,李煜和韩熙载都是花天酒地的风流文人。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由此也可看出,南唐朝廷的奢华腐败,积重难返,已是无可挽回的灭亡气象。

李煜的纸醉金迷有麻醉自己的成分。因为自从北宋建立,南唐就始终处在北对南的高压之下。开宝四年,“其弟韩王从善朝京师,遂留不遣。”弟弟被宋廷扣压,李煜十分不快又无可奈何,闷闷不乐,借酒消愁,颓废度日,“与臣下酣宴,愁思悲韩式1.5分彩歌不已。”

李煜确是风流高手,性情中人。卿卿我我,儿女情长,可谓空前绝后。皇后生病,李煜朝暮看望、喂食,药要亲口尝,几天不解衣。皇后死后,李煜哀痛至极,亲自写了悼念文章,下笔千言,极其痛楚,焚烧祭奠,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这位风流皇帝甚至自称“鳏夫煜”,虽然根本没有可能实行,但毕竟是风流君主,惜花使者,使宫中女士大为感叹。

“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这就是李煜,刚愎自用,一意孤行,这就是李煜。及时行乐,醉生梦死,这就是李煜。

对他的行为,人们不得不进行劝谏。对女人柔,对男人刚,例如,内史舍人潘佑上书批评李煜荒淫,慷慨劝谏,李煜把潘佑收系下狱,潘佑自缢身亡。和潘佑一道忠贞敢言的李平,也被后主逼死。

面对宋朝的侵扰,李煜在酒醉昏沉的时候,也曾发过豪言壮语,说:“有朝一日受到侵略,我要身披战服,身先士卒,背水一战,以保卫江山社稷:假如国家难保,我就据宫自焚,决不作他乡之鬼!”

这话传到宋太祖耳中,宋太祖冷笑说:“只不过痴人说梦而已。他说此大话,我看必无此志!”以后,事到临头,果然正如赵匡胤所言,自己早把李煜的本性、灵魂看透了。

公元975年,即北宋开宝九年十二月,宋朝大军大举进攻南唐,李煜一面求饶,一边组织抵抗。但是算得上比较认真抵抗的,是南唐的镇南节度使朱令。朱率领军队十五万“旌旗、战舰甚盛。编木为伐,长百余丈,大舰容千人。”其目的是冲垮宋军在长江采石矶搭起的浮梁,阻止宋军过江。

采石矶浮桥确是前所未有,但在宋朝却成了事实。这是中国军事史上的一项了不起的创造,具有重大的军事价值。

南朝军队破坏浮桥未果,大将朱令让南唐军立即倾倒准备的火油,企图焚烧宋军船只。不想北风未起,却刮起了南风。南唐的熊熊大火,烧了自己的战船。军队阵脚大乱,宋军乘势进攻,南唐军队溃不成军,朱令及其部将作了俘虏。

这是兵临城下时金陵的惨状:“外援既绝,金陵益危除蹙。宋师百道攻城,昼夜不休。城中斗米万钱,人病足弱,死者相枕藉。”

兵临城下,难以抵敌。已知来日无多,李煜还自我麻醉。宋军已经杀进城中,少数南唐军人在拼死抵抗,李煜竟然还在围城吟弄诗赋,小词“樱桃落尽”刚作了一半,宋军就打到了宫墙。

宋军攻克金陵。李煜率领司空以下数百人“肉袒”请罪投降,曹彬在接受李煜投降时,允许李煜多携带一些财宝和生活物品,说是到了宋朝那边,可能无法继续供给皇帝般的生活。南唐大臣探问:“我们的性命都难以保全了,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曹彬回答:“皇帝仁慈,既然投降了,绝不会杀害你们。”

李煜不愧是一代才子,离别旧都的时刻,竟然还能做出诗来,请看一首齐整的七律:

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

吴苑宫闱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

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

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闲坐细思量。

公元976年春天,李煜被押解至京师开封,朝廷之上,宋太祖首先宣读了受降诏书,大意是:为了体现上天的恩德和君主的大义,我大宋决定平定天下:而,南朝的李煜,竟然聚兵抵抗,自取灭亡。此前的蜀和吴的归顺,都没有与朝廷分庭抗礼。李煜作为外臣,受过大宋的恩德,又不能与历史上的刘禅、孙皓相比。既然归顺,就宽大为怀。封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右千牛卫上将军。大获全胜的宋太祖从容大度是有限的,最难堪、具有侮辱意味的是封他具有侮辱性质的“违命侯”,李煜也只好接受谢恩。到宋太宗赵光义即位后,改违命侯为陇西郡公。

对于南方的一般官吏和民众,宋太祖实行邀买人心的怀柔政策。出兵之前,一再强调,国中民众经过了连年不少战争,采取武力是迫不得已,动武就可能伤及无辜,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灭掉南唐,班师还朝。巨大的胜利,极小的代价,群臣向皇帝纷纷祝贺,宋太祖此时却流出眼泪说:“宇县分割,民受其祸,必有横罹锋刃者,此实可哀也!”立即命令出米十万斛赈济城市饥民。宋太祖确实有些演戏的味道,但又决非空言和权术,而是有所行动。起码,他对战争使民众受害有清醒深刻的认识。

李煜在北方过着凄凉的俘虏生活,尽管有衣食保证,李煜内心是十分痛苦的。而他的诗词作品,却是因为反映他真正的处境和心态而大有突破,“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感情真挚,用字凝练,平白如话,表现出很高的艺术水平,历来为人称道。

李煜的可爱之处是不矫揉造作,不掩饰自己的悲伤和思旧情感,他曾经对看望他的旧臣徐铉说:“悔不该杀了潘佑和李平!”正是怀念故国的情绪。李煜的情绪引起朝廷的不满。宋太宗最后送给他毒药,结束了可怜、可叹又有才华的亡国之君的性命。

这位南唐后主活了四十二岁。巧合的是,李煜死亡的那天是七夕,他的生日也是七夕。难道是让他和已经在天间的相爱的女人聚会吗?

李煜在政治上虽然不是什么合格的君主,然而,他在文学创作上却是历史上的一个高峰。他的许多诗文已经成流传千古的不朽佳作,直至今日仍为许多人传诵;而赵匡胤的武略却淡化在渺如烟海的历史书帖之中,早已成为人们的过眼云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