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帖文 >


[转贴]面对死者下跪的总理段祺瑞 终身素食纪念刘和珍

面对死者下跪的总理段祺瑞 终身素食纪念刘和珍

(国人应该知道的真相)

说到段祺瑞,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刚愎自用、穷兵黩武,独夫民贼的大军阀。因为鲁迅先生的一篇《记念刘和珍君》的着名悼文,红旗下的几代中国人大概都耳熟能详。文中有言: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难者之列。讲的就是着名的三一八惨案。1926年3月18日,数千名学生在段琪瑞执政府门前示威情愿,执政府的卫队居然在慌乱中开枪,当场打死47人,伤200多人,遂酿成。

韩式1.5分彩开奖结果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三一八惨案发生时,当得知卫队开枪打死学生之后,段琪瑞顿足长叹:一世清名,毁于一旦!当时的国会立刻通过了屠殺学生的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还有国务院的阁员总辞职,有段琪瑞颁布的对死难者家属的抚恤令。而对各个学校举行的各种悼念活动,以及全市的国民追悼大会和各种报刊的广泛而详尽的报导,段琪瑞执政府也没加以阻拦。而执政段祺瑞在知道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之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之后又处罚了凶手,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

1926318日,西城境内的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现鲁迅中学)、中国大学、师大女附中、艺文中学(现28中)、志成中学(现35中)等校的师生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游行集会。广场北面,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悬挂着孙中山先生的遗像和他撰写的对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韩式1.5分彩走势图仍须努力。台前横幅上写着“北京各界坚决反对八国最后通牒示威大会

大会主席中俄大学校长徐谦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他深刻地指出:“八国最后通牒支援奉系军阀,助长中国内乱。它借口维护 辛丑条约\',但它的苛刻程度,又远远超过辛丑条约\'。它要求双方停止战事和撤除障碍,实际上就是要我们还手,辛丑条约\'哪有这样的规定!我们要求政府坚决拒绝最后通牒,还要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广场上与会民众群情沸腾,“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坚决抵制最后通牒等口号此起彼伏。大会决议:“通电全国一致反对八国通牒,驱逐八国公使,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撤退外国军舰,电告国民军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而战。

大会结束后,游行队伍按预定路线,由天安门出发,经东长安街、东单牌楼、米市大街、东四牌楼,最后进入铁狮子胡同(今张自忠路)东口,在执政府(今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门前广场请愿。临时执政段祺瑞不仅对游行请愿队伍避而不见,还命令执政府内的预伏军警对三千多名手无寸铁的爱国群众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自治会主席,年仅22岁的刘和珍当时剪了发辫,由于留短发的女生并不多,因此她成为敌人射击的目标。子弹从刘和珍背部射入,斜穿心肺,她对前来救护的同学说:“你们快走吧,不要管我。这时,反动军警又用木棍猛打,致使刘和珍英勇牺牲。她的校友杨德群见她倒下,便不顾一切前来抢救,也被子弹击中,残忍的敌人又向她头部、胸部猛击两棍,致使她当场牺牲。

惨案发生后,社会各界大为震惊,无不为段祺瑞执政府的兽行而发指。“三.一八惨案是人类世界的大耻辱,就连当时帝国主义的报纸泰晤士报,也称之“兽性的“惊人惨案。北京各学校停课,为死难的烈士举行追悼会。曾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执教的鲁迅先生称之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并题写挽联:“死了倒也罢了,活着又怎么做。次后,鲁迅先生又以极大的悲愤写下了《纪念刘和珍君》、《可惨与可笑》等文章,称颂中国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临难竟能如此从容、“在弹雨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称刘和珍等烈士是“敢于直面惨澹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猛士,是“为中国而死的中国青年

惨案发生后,北京各高校和大学校长、教授也纷纷谴责段祺瑞政府的暴行。时任北大校长的傅斯年在昆明见到对惨案负有直接责任的鹿钟麟。傅斯年第一句话就是:“从前我们是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是仇敌。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杀害了他们,我还能沉默吗?”

1926323日,北京各界人士、各社会团体、各学校学生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亡灵们举行万人公祭大会。北大代校长的蒋梦麟在会上沉痛地说:“我任校长,使人家子弟,社会国家之人材,同学之朋友,如此牺牲,而又无法避免与挽救,此心诚不知如何悲痛。”他说到这里竟潸然涕下,引得“全场学生相向而泣,门外皆闻哭声”。

“三一八惨案”发生后,中国知识分子和媒体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社会良知,用同仇敌忾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周作人、林语堂、朱自清、蒋梦麟、王世杰、闻一多、梁启超(刚刚动过手术、正在住院)、许士廉、高一涵、杨振声、凌叔华等著名知识分子纷纷谴责段祺瑞政府;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的哀歌唱遍京城;鲁迅先生更是激愤不已,为此而终止正常创作,就此惨案连续写了七篇檄文,名垂青史的悼文《纪念刘和珍君》便是其中之一。

各大媒体也加入谴责屠杀暴行的行列,如《语丝》、《国民新报》、《世界日报》、《清华周刊》、《晨报》、《现代评论》等。特别是邵飘萍主持的《京报》,大篇幅地连续发表消息和评论,广泛而深入地报导“三一八惨案”真相,在惨案发生后的12天内,就连续发表了113篇有关“三一八惨案”的消息、评论、通电,《京报副刊》也发表了有关文章103篇。

强大的民意压力也启动了半死的国会和司法机构。曾被讥为“花瓶”的国会破天荒地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正式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311条之重大嫌疑。”迫使段祺瑞颁布“抚恤令”。

尽管如此补救,也没有最终保住民心尽失的军阀政权。在屠杀发生后不到1个月,19264月,段祺瑞执政府就在遍布全国上下的抗议声中倒台——执政府的国务院总辞职。可以说,段祺瑞军阀政权的合法性资源,已经因“三一八惨案”而丧失殆尽。

对于一个政府来说,一旦向徒手的青年学生与平民百姓开了枪,不仅践踏了为政之德的最低底线,也越过了维护社会秩序的法治界限。正如周作人在《为三月十八日国务院残杀事件忠告国民军书》中所言: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政府,“同情、信用与期望之损失是无可估量,也无法挽救的”。

当年的北洋政府是军阀政权,段其瑞本人是著名军阀,其执政时期的政治混乱颇受诟病。然而,执政段祺瑞在知道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之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之后又处罚了凶手,·一八惨案发生后,他愿承担全部的责任,自动辞去所有职务退居天津,成为虔诚的佛教徒,自号正道居士,每日吃斋、诵经、看书、下棋,撰有《正道居集》、《正道居诗》。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

当年北京的执政者段祺瑞,为自己的部下开枪杀害了学生郑重下跪。段当时认为这是应该的。现在看起来叫人有点惊异。因为后来没再有这样的事了。政治作为不论造成什么后果,无需歉疚、忏悔,更谈不到下跪了。为什么?列宁的老师普列汉诺夫早预言了:暴力革命是“马上得天下”,而后是“马上治天下”,道德取向会大成问题,整个社会一定是道德滑坡(他的原话是:“只能以流氓无产阶级的道德为价值取向”)。最早把马克思主义介绍到中国来的李大钊,早就担心阶级斗争要破坏人类社会的文明。

奇怪得失:当年北洋军阀治下的北京,是这样的氛围。1925年中山先生赴京,随行人员说:“北京快到了,你最好提前一站下车。”“为什么?”“北京市民一定万人空巷迎接,你可能受不了。”“那我更不能提前下车了。”北京举行了号称十万人的欢迎大会。安排中山先生下榻于铁狮子胡同5号,和1号段祺瑞处比邻而居。那时北京不仅是民办报刊多,言论自由,而且政坛有了议会的框架,只是中山先生还不满意,认为议员应该是真正选的。这是中山先生在去世前和段的最后矛盾。

段祺瑞一生甘于清贫,在其任政府总理时,他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人称六不总理。段祺瑞一生没有不动产,在民国初年的所有军阀政客中是绝无仅有的。

一生酷爱围棋,资助过中国大批的围棋手,包括吴清源、汪云峰和顾水如等,被称作中国围棋的大后台。曾捐资修建青岛湛山寺。任职时,派长子段宏业将班禅九世接到北京雍和宫,授予金印。

1933118日上海各团体忠告段祺瑞、吴佩孚勿受日本人利用。121日,在蒋介石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下,段祺瑞悄悄离开天津,以脱离日本人的势力范围。22日蒋介石通令所有少将以上的军官一齐到南京浦口车站迎接,蒋自己一身戎装,等候在下关码头,见到段祺瑞就上船敬礼,执弟子礼。124日段祺瑞移居上海,住在法租界霞飞路1487号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公馆。521日,段祺瑞等嘱旧属,制止华北冒名滋事者,有记者登门采访,他铿锵作答:“日本横暴行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国唯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救。语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国积极备战,合力应付,则虽有十个日本,何足畏哉?”

1934年春,段祺瑞胃溃疡发作,引起胃部出血,被送进医院,经医治暂愈。311日被推举为“时轮金刚法会”理事长。717日应蒋介石邀到庐山避暑,99日回沪后体质日衰,家人劝他开荤,以加强营养,但被他拒绝:“人可死,荤不可开。”

1936111日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急送上海宏恩医院救治。

段祺瑞弥留之际,留下亲笔遗嘱“八勿”。

我国人静听而力行焉!则余生虽死犹生,九原瞑目矣。国虽微弱,必有复兴直道,亦至简单。

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

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

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

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

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

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

治家者,勿弃国有之礼教;

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

本此八勿,以应万有,所谓自力更生者在此,转弱为强者亦在此矣。余生平不事生产,后人宜体我乐道安贫之意,丧葬力崇节简,殓以居士服,毋以荤腥馈祭。此嘱。

1936112日段祺瑞在上海病逝享年七十二岁。2日在医院病逝,3日行政院决议国葬段祺瑞,5日国民政府明令特予国葬注(8),按佛教礼仪大殓,于右任、张群、居正等军政要员前往致祭,上海下半旗致哀。1111日灵柩运抵北京西山卧佛寺后殿。19377月抗战爆发后,段祺瑞家人匆匆将段埋葬于北平西郊白石桥附近。

19491月北平解放,段墓移到北郊清河镇。

1963年秋移葬于北京西郊香山附近万安公墓。

墓碑由章士钊题写:“合肥段公芝泉之墓”。

注:本文转载自季风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43862702
韩式1.5分彩